图书版式设计不能舍本逐末
2018年-11月-13日 15时:30分:12秒

  图书版式设计不能舍本逐末

与电子书相比,纸质书不但是内容载体,更是被拿在手中的实体。当下,人们对于书籍的要求已不止于“印着文字的纸张”——文字,拿起手机、打开电脑随时都可以获得。因此,纸质书的设计越来越朝着精美甚至追求艺术感的方向发展。走进书店,各种版型、印刷方式、装订方式的图书不一而足,有些设计是创新,有些要归于“怪异”一类。

  

 

  

记者发现近年来豆瓣网读者对于图书设计的意见越来越多,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纸质书购买者的购买目的正在发生变化:过去,买书是为了阅读。现在,一些出版社在纸质书上市时同时推出电子版,而某些经典图书也早有网络版可下载,在这种情况下,读者购买纸质书的理由更多是为了收藏。为了收藏而购书的读者,在拿到图书后必然对其翻译、版式、封面等诸多挑剔。在豆瓣图书讨论区,大家关

  注最多的问题是翻译质量,其次就是其印刷、纸张和版式设计质量。

  

 

  

在IT公司工作的高池平常爱读人文社科类书籍,对他来说,图书确实越来越精美:“我是80后,现在的书比我小时候看的精美多了,无论是印刷还是纸张,总体质量都在变好。”不过,让他困惑的是,“有些书,明明内容很少,却非要充出那个厚度来,结果行间距极大,恨不得把半页纸都留白,偏偏字体又很小。而有的书,确实是好书,封面也好看,但是翻开一看,字体小,行间距小,留白太多或太少,总之让人不舒服。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在网上找到这本书的电子版,我就不会购买,希望等更好的版本再收藏。”

  

 

  

读者对于图书设计的质量要求确实在提高,那么,如何适应这种要求呢?手握精彩内容,如何做到精彩呈现?

  

 

  

三联:突出文化气息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美编室副主任蔡立国说:“过去,提到图书设计,主要是指封面。几十年前,做图书的传统是,一个32开的版面,放27字×28行,或者28字×27行,然后统一是5号字,简单到编辑自己就可以标上,根本不用设计。但这种古板的规律早已被打破了。近些年来,随着国外图书设计理念的引进,版式设计也开始越来越引起编辑的注意。”他表示,三联的图书版式设计是有传统的,“从范用先生开始,图书设计的思路就是先要了解书的内容,根据内容量体裁衣、对症下药做设计。范用先生特别强调设计与内容的结合,因此后来一代代的三联人都非常注意这一点,都是按照这条路在走。”

  

 

  

谈到版式设计,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一些具体问题,包括字体、字号和图文关系,甚至版权页的设计。蔡立国说:“这些在三联都是非常讲究的。三联书店的特色是人文类图书,这些书自有一股淡雅的书卷气。其字体字号的设计要表现出简洁、清新、大方,强调韵味的深远。当然现在还有图文书,图文书就更加讲究,因为涉及到图文混排的问题,‘黑白灰’的关系,文字的疏密等问题,都必须考虑到,图书的版式设计其实也要遵循艺术规律。”

  

 

  

据蔡立国介绍,三联的一些图书字体其实并不大,很多报纸使用5号字,是10.5磅,而三联的书使用小5号字,是10磅。至于为什么使用稍小字体,他解释道:“这样的图书做出来显得很精致。本来版型就不是很大,旁边的白框留得多一些,显得很疏朗,行距不是很密。”当然,蔡立国也了解,有些读者对于字体大小有特殊要求,“当然现在也有年龄大的读者会提出字号太小,他们看不清楚。我们会根据图书的内容,判定其主要读者群,来决定字号大小。如果图书主要针对的是中年和中年以上的读者,我们就会调大字号。”

  

 

  

图书字体是否易读是否清晰,除了与字号有关,也与行距有关。如果行距太小,翻开内页也许会觉得很好看,“似乎文字很多。”但蔡立国说,“这就是追求了形式,放弃了阅读体验。行距太小会让阅读变得困难,适当放大行距就会好一些。”他所说的对于行距的放大,其目的纯粹是为了提高阅读的体验,对于那些版心内容很少的图书,蔡立国也表示很难接受,“除非是很特殊的书,我们允许每页内容很少,否则就有注水的嫌疑。”

  

 

  

至于开本大小,蔡立国表示:“过去的开本是固定的,都是大32开或者小32开,现在这些都已经打破了。不过三联也有一些固定的开本,否则我们出版社的书都放在书架上,显得高低不齐,不好看,尤其我们在做整套书的时候会考虑到这一点。

蔡立国认为,三联书店的图书,其版式设计风格是非常统一的,既朴实无华,又品位高雅,在用纸和印刷上都很讲究,文化气息突出,“这是一种气质,有些老读者不用看社名就能知道哪本书是三联的书。”

  

 

  

译林:为典藏而设计

  

 

  

译林出版社美术编辑韦枫告诉记者,很多人感觉图书的内文版式不重要,但其实,读者与正文版式接触的时间比封面长很多。在译林,版式设计的流程一般是首先确定图书的开本,之后确定版面字数,然后再考虑字体、字号和字间距以及行距,而对于这些要素的安排,有句行话叫“宽可走马,密不扎针”。韦枫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留白要给人以疏朗的感觉,而文字的地方该紧的地方要紧一些。这样留白和文字才会产生一个对比关系。”他还补充道:“字体的选择也很重要,为了方便于阅读,太细和太粗的字都不能选,否则长时间阅读之后会产生视觉疲劳。”

  

 

  

译林出版社去年推出了《魔戒》三部曲的珍藏版,这套定价近200元的精装本上市后不但没有被网友“吐槽”是“新瓶装旧酒”,反而被书迷认为是 对魔幻经典的最佳呈现,无论是封面设计、版式设计都可谓精致,豆瓣上甚至有网友写道:“这样的书一定会在电子阅读浪潮下生存下来,因为其满足了消费者的收藏癖。”韦枫正是《魔戒》珍藏版的设计者。谈到这套书,他回忆道:“《魔戒》是经典魔幻作品,因此我们选择了比较大的开本,这样给读者的感觉大气些。优德w88网址在版型方面,有较多的留白部分,字体选择字号适中的,字间距适当加大,在版面上我们不追求密集,而希望稍微宽松,再加上三部曲的文字量本身就较大,这样一来,三本书无论摆放还是翻开都有一种厚重的感觉,衬托出其文学经典的身份和典藏价值。”

  

 

  

韦枫说:“我们社做《魔戒》有11年的时间了,对于图书的内容是比较了解的。这次对修订版的设计要求也很明确,希望是一个疏朗的版式,通过大开本、通过字体对比来实现感官上的对比效果。”他表示,就现在来看,像《魔戒》这样的纸质书确实比电子书更加适合阅读,“因为我们在设计时考虑要给人以阅读上的愉悦感觉,优德w88网址给人以魔幻味道和经典感觉。”

  

 

  

韦枫指出,版式设计的关键是在美观与实用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从美观上来说,肯定是留白大一些,字间距大一些更加漂亮,但是这种版式的弊端就是阅读时间一长,看起来就会比较累,而读者在书店翻看的时候,这种图书也容易留下不好的印象,感觉像注水书一样。因此需要比较好的平衡点,既要考虑到疏朗雅致,也要考虑到实用性,做得好的图书是既美观,又不让人感觉内容空空。”

  

 

  

韦枫认为做图书设计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图书的内容,“在译林,我们要先确定图书的类型。魔幻文学、经典文学和畅销小说我们分别有一个大致的设计方向。文学类的图书我们采用的字体一般比较秀气,而女性书籍甚至会用幼圆字体,体现出明确的市场定位。”他表示:“版式和图书内容是息息相关的,内文版式设计的目的是为阅读服务,要贴合书的内涵和本质。”

  

 

  

版式带读者进入情境

  

 

  

译林出版社编审施梓云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图书编辑,他说:“一本书的制作过程中,比较难处理的往往就是版式问题,而过去版式偏偏容易被人忽略。我和美术编辑常常为版式问题讨论很久。”

  

 

  

与蔡立国和韦枫一样,施梓云认为“版式首先要服从书的内容”,他举例道:“如果这本书的内容艺术风格比较平实朴素,那么用一个花哨的版式就很不适合,就如同一个淳朴美丽的乡村姑娘,穿着一件城市里的绸裙,两方面的美都没能体现出来。”

  

 

  

施梓云是《魔戒》珍藏版的特约编辑,他说:“《魔戒》作者是专攻古代文学和古代文化的大学者,他创造了一个文学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他有独特的艺术构思和艺术创造,他甚至为这部小说发明了精灵文字,他所塑造精灵、矮人等一系列人物,带有非常典型的奇幻色彩。这种奇幻色彩不是凭空产生的,它又来自于欧洲的神话传说,尤其是北欧和西欧的神话,带有幽暗、压抑和沉重的色彩,和古希腊的明亮而洒满阳光的神话截然不同。因此我们的这套《魔戒》在封面设计上大量采用黑色,内文版式设计也大量运用作者创造的艺术元素,比如地图和精灵文字,在内封内页中都有所体现,这些元素聚合在一起,就让读者不知不觉地进入《魔戒》的艺术氛围当中。”

  

 

  

让读者不知不觉地进入图书的氛围之中,在施梓云眼里,内文的版式设计就是要起到这个作用。“一本精心设计的图书看似简单,但里面的排版,文字的疏密,‘天头地角’的宽度,实际上都经过了精心的安排。”他认为,一本书里版心的大小很重要,“我在市面上也见到过用文字把版面密密麻麻排满的图书,可能是追求降低印刷成本或者考虑到个性,但我觉得看这样的书不会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就像在穷街陋巷里行走一样。”

  

 

  

施梓云喜欢把阅读比作行走,他说:“读者如果不是有心人,不是很注意,会忽略版式设计。但好的设计会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受益,这是一种氛围的渲染。如同我们在青山绿水中旅游,和在沙漠中跋涉,都是走路,但体会和心境是大不一样的,版式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阅读体验。”

  

 

  

施梓云编辑的《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获得了国家图书奖,据他介绍,这套书的设计者就安插了很多从古希腊瓶画中截取的艺术元素,将之进行变换,放到内文版式中,这样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书中的世界。施梓云说:“因为《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是需要‘慢读’的书,它与《魔戒》这样的情节性较强、节奏较快的小说不同,《魔戒》的版式设计中不需要很多花边,因为可能干扰到读者紧张的阅读。而《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则需要从容阅读,细细体会,没有情节的压迫感。并且由于是剧本,文字不像小说那样整齐,一些对话是三言两语,一页中乍看之下留出的空间较多,因此就通过版式上的适当安排,让其不至于在视觉效果上显得太空旷。这里面就是版式设计起到的作用。”

  

 

  

不难看出,施梓云心目中好的版式设计,应该能让读者不知不觉地进入书中的情境,它是图书内容的舞台,是一部好电影的配乐——他认为图书的内容版式甚至比电影的背景音乐更重要,“因为它在每一页都影响着读者。”

  

 

  

在采访中,施梓云也提到,现在一些图书的做法更加细致,同一本书中,版式有多种变化,对此他认为贵在平衡:“我觉得一本书中版式变得太频繁是不好的。因为版式安排如果过于强烈,会喧宾夺主,但又绝不能不做考虑,所以版式是否平衡,体现了设计者的审美层次,也体现了设计者对于内容的理解。”

  

 

  

图书版式的过去和未来

  

 

  

蔡立国说:“前一段时间三联书店80周年庆,我们做了一本关于三联历史的画册,我自己也翻了很多三联在三四十年代出的书。那个时期给我的感觉是传统与变革交融,中国出版人的图书设计受传统理念和日本的影响较大。但那时毕竟仅仅是现代图书设计的雏形,民国时候中国人刚刚从国外知道了设计是怎么回事。那时的功夫主要用在了封面上,字要找人写,封面画也要手绘。”不过,他也承认,“有一些封面设计很好看,比如钱君陶的封面,甚至鲁迅自己也设计封面,他们的封面很棒,很有民族特色。”

  

 

  

白驹过隙,日月穿梭,转眼间,纸质书面临着数字阅读的挑战,那么,未来的图书设计应该遵循怎样的思路呢?蔡立国认为,从销量来说,“恐怕纸质书最终是竞争不过电子书的。但做纸质书,应该是越做越精,向高端的方向发展,作为文化产品和收藏的角度去做,而不是用降价来迎合市场。应该与电子书拉开距离,从电子产品不能取代的形式来做图书。”但蔡立国的意思,并不是把纸质书做成花哨的、设计感过强的产品,“我所说的适合收藏的纸质书,是提高其内在品质,除了内容好,还要提高用纸的质量,提高印刷质量,提高设计的精美度和合理性,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图书的精品化应该是提高整体质量,而不是花哨和夺人眼球。图书的设计应该是和内容更紧密、更有创意地结合,这才是发展方向。”

  

 

  

他举三联的《北京跑酷》为例,认为其版式设计就很成功,“这是一套图文混排的图书,介绍北京的文化。32开,文字和图片的布局和疏密关系非常到位,排版很合理,翻开之后就很美观。这套书装在一个塑料盒中,装订方式采用骑马钉,没有书脊。就像老式的挂在墙上的账本一样,设计比较新颖,有点复古的味道,和内容结合得很好。”

  

 

  

而施梓云更强调纸质图书的艺术属性,他说:“纸质书是实物,在设计上有更广阔的天地,艺术家也更有用武之地。电子书目前来看还谈不上艺术性,但未来在版式上相信也会增加艺术要素。现在我们把纸质书精心做好,仍然有其艺术价值,就像我们现在连热水瓶都很少用了,优德88但是青花瓷对我们来说仍然很宝贵。未来的纸质书会更精美,更符合读者的审美需求,从内文版式上来说,就是适合读者的需要,引导读者领略书籍的外在美和内容美。”

  

 

  

电子书版式的无限可能

  

 

  

如今,关于图书的一切话题都不能仅止步于纸质书,版式设计也一样。刘方,以前做传统出版编辑,现在在一家民营公司做数字出版,他说自己是一个极客(Geek)。在他的眼中,电子书的版式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当然,在IT语境中,“版式”不如“人机交互界面”来得精确。

  

 

  

据刘方介绍,他任职的公司为报纸和杂志开发数字阅读服务,比如他们为南方某报做的iPad版,其实是一个框架。由于报纸的栏目是相对固定的,框架放在那里以后,报纸的工作人员每天往里面填充内容就可以,而内容会通过网络下载到读者的设备中。

  

 

  

这样的软件设计也许还称不上多大的创新,但刘方已经在国外同行那里看到了各种“花样”,他说:“数字阅读的人机交互界面是非常活泼的,谷歌有款阅读软件叫Current(新鲜汇),你可以在里面订阅各种杂志和网站的文章,其中一个订阅叫做Golossal,它的排版方式完全超出了过去的图书和杂志的排版思路。”点击Golossal,出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张占据整个屏幕的图片,下面有个箭头滑向文章列表,该列表由大大小小的方块组成,每个方块中包含图片和文章标题。刘方说:“这有点像是Windows 8的风格,但运用到了文字和图片的版式设计之中。这种设计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哲学,它基于人机互动界面,无论在手机上还是平板电脑上都可以自动适应,这样的阅读软件与纸质图书相比,做到了天然的灵活性。”在Current里,每个内容供应者都像Golossal一样,有自己的版式风格,有充分的自由度。

  

 

  

现在,有些电子书阅读软件着力于模仿纸质书,意图带给用户阅读纸质书的体验,在刘方看来,这样的思路是完全错误的。“从先进的设计理念来说,电子书应该向多媒体的方向迈进。在苹果商店中有一本电子书是艾略特的《荒原》,其中有艾略特的手稿,还有视频、音频资料,包括爱尔兰一家话剧团对《荒原》的演出,它是一个丰富的软件,而已不仅仅是文字。它比我们只看《荒原》这首诗带来的冲击更大,更加立体。”在数字阅读的领域中,人机交互界面的设计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对文字和图片的组织,声音、视频都成为其运用的材料,但同时,人们有理由怀疑:这还是阅读吗?(宋平)

  

 

  

 

  

 

  

相关阅读:

  

跨文化语境下的少儿读物版式设计新视域

  

如何在横竖屏切换中借助界面设计提升阅读体验

  

封面设计助推图书营销

  

让图书封面设计精彩的20种理论

  

婴幼儿图画书设计:回归“图书”词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