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类图书封面的设计法则
2018年-11月-13日 12时:25分:56秒

  宗教类图书封面的设计法则

 

  

 

  

每一本书都像一个人一样,有它的气质。或者雍容华贵,或者清新爽朗,或者端庄雅致,或者鲜亮活泼。而这气质,则是由图书的整体设计营造出来的。

  

 

  

良好的图书整体形象有利于提升图书的层次,吸引读者,增加销量,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而图书的整体形象,内容设计当然是第一位的,属于内在的;外部设计则有封面、书眉、版式、选纸等各种因素。而在图书良好形象的塑造上,封面首先进入人的视线,所以封面设计就成了图书整体设计中比较重要的因素。

  

 

  

专业性、学术类图书因题材所限,发挥空间不大,封面很难出彩,容易做得死板、沉闷、单调。笔者在宗教文化出版社从事图书编辑工作多年,经多年反复摸索,对于专业性图书的封面设计规律有了一定的认识,现整理如下,以飨读者,就教于方家。

  

 

  

遵循封面构图的基本常识与技巧

  

 

  

一本好书,不仅要在主题和内容上具有可读性,同时也要从美学角度引人注目。出色的封面设计可以使整本书的气质和整体形象得到提升,带给读者更多的精神享受。对于图书编辑而言,要想让自己的图书封面合题、合格,甚至出众,了解和掌握一些基本构图常识很有必要。

  

 

  

经常摄影的人,一般都清楚摄影构图学里有几个基本的美学法则。这些法则同样适用于封面设计的构图美学。

  

 

  

三分法则

  

 

  

这在摄影师中是最广为人知的构图法则了。某些数码单反相机甚至在取景器中显示三分网格线。这个法则是说,在一幅画面中,拍摄主体应该位于三等分直线上。例如,根据这条法则,地平线不应该位于画面中央,而应该位于三分之一处(靠近上方或下方,根据主题而定);大地上仅有一棵树的画面中,树应该位于两条垂直线中的一条上。

  

 

  

空间法则

  

 

  

可将这个法则与“三分法则”混合使用。这个法则是说,为了表现运动感、交代画面的背景以及让画面有延伸感,需要在画面中“留白”。例如,如果拍摄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大雁,一定要在它前面留一定的空间,不要把空间全部放在它的身后,这无助于观众想象。将这条法则与“三分法则”混合使用也是很自然的,这些主体应该在画面的三分之一处。

  

 

  

奇数法则

  

 

  

它说的是,画面中主体的数量是奇数时,画面在视觉上会比较生动自然。比如,拍摄人物照片时,被拍的人物数最好是奇数,如3、5或7人。研究表明,人们在观看这种照片时,视觉会感到更舒适。

  

 

  

视角法则

  

 

  

视角是最基本的构图法则,而且这个法则非常简单:你的视角就是你的观众,你的相机就是他们的眼睛。如果在与视线平行位置拍摄一个人,那么你的观众就会在与你视线平行的位置看到这个拍摄主体;如果从低处拍摄他,你的观众同样会从低处看到这个人;如果你从高处拍摄这个人,那么观众看照片时,也是一种俯视的感觉。

  

 

  

宗教类图书的封面设计原则

  

 

  

宗教类图书的封面设计,除了适用以上构图及配色技巧和法则外,还有它自己的特点和要求,有一些基本原则要把握。

  

 

  

封面设计要体现专业性

  

 

  

一般设计人员都有自己的喜好、习惯,做出来的封面也是五花八门。专业性图书封面,特长和优势就在于专业性,进行封面设计时需要体现出图书的这个特点。既要符合一般图书的构图与美学法则,又要有一定的专业性元素体现在其中,使之不同于一般的泛泛性图书,才能显示它独具的优势,所以这就要求责任编辑和设计人员既要有一些美学常识,又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才能不出现差错,也才能提出自己的见解。

  

 

  

《道安在襄阳》一书介绍了东晋著名佛教学者道安法师在襄阳的15年里,以儒道释佛,从管理体制上、理论上、组织上、制度上和信仰上,为佛教中国化奠了基。原设计方案,构图背景是一幅中国古代山水画,并在左上角悬了一个风铃。这个方案的问题有三个:一是看不到佛教元素,没有体现出专业性;二是不切题,没有体现封面的主题“道安在襄阳”,这种山水背景可以套用在任何一个封面中;三是构图太满,视觉上比较凌乱。根据我们上述构图法则中的第二条“空间法则”,画面中适当的“留白”是必须的,那样才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所以,经反复斟酌,改为将道安法师像放在封面上,将系列名“道安研究系列著述之二”的图标配以佛手,并予封面大量“留白”。最后的方案效果很明显,既突出了书名的主要思想,又雅致古朴。

  

 

  

《朝阳市宗教志》的封面设计方案也是经过了类似的调整。最初的封面方案,背景是风景图,这种背景本身就没有特点,也没有体现出图书的专业性。经与设计人员沟通,背景改为宗教建筑剪影图,使封面主题更突出。

  

 

  

封面用图或主色要切合宗教特点

  

 

  

我国目前主要有五大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各宗教的象征物或建筑风格各有特点,主要用色也各有所好。比如,佛教喜用黄色,一般用莲花、佛手等作为象征;道教尚紫,一般用阴阳八卦图作象征;伊斯兰教尚绿,清真寺是其主要宗教活动场所。天主教与基督教的区分,比较复杂,一般人不太清楚。从事封面设计的人员,只需要把握住两种宗教在建筑形式及偶像崇拜方面的区别就可以了。天主教的教堂历史比较悠久,而且常常是有哥特式的尖顶和拜占庭式圆顶以及两者相结合,而基督教堂相对都是近现代造的,大多有较新的建筑风格和理念,一般简约、质朴。天主教教堂的十字架上有耶稣基督像,而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上是没有耶稣基督像的。

  

 

  

宗教问题敏感而又容易出问题,所以,在进行封面设计时,配图或配色千万不可用错,否则会贻笑大方,还有可能引起争端。前述《朝阳市宗教志》一书介绍了辽宁省朝阳市五大宗教的发展历史和概况,所以封面用图不能仅用寺庙这种佛教建筑,而应该兼顾其他。而这种地方宗教史、志一类的封面,在用图及用色上,尤其注意不要用一种宗教的代表性颜色及图案,以免以偏概全。

  

 

  

封面配图一定要切合书名的主题,不可泛泛取用,否则就让封面没有了自己的特点。《医道通仙》一书,介绍的是精通医术、治病救人的古代道士。最初的封面设计方案,全底用深绿色,衬以一张缥缈的山水图作背景,再在上面以黑色的书名压住。感觉很压抑,而且整个封面构图也没有体现书名主题思想与内涵,与“医、道、仙”都没有任何关系。经反复沟通,重新设计了方案,选用了一张古代华陀为人诊病的古画为背景,切合了书名及其文化内涵。又因为用了古画,显得古朴典雅,书卷气扑面而来。

  

 

  

封面配色或构图要符合美学原则

  

 

  

图书的外部整体封面设计包括立意、颜色、构图、字体、布局等要素。其中,颜色是最具表现性和感染力的因素,它决定着一本书之于读者的第一印象,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读者是否有兴趣阅读。合理的颜色配置可以增强封面的视觉冲击效果,还可以激发读者的各种联想和想象。

  

 

  

《爱在行动——浙江省基督教两会神学思想建设论文集》一书,是学术论文集。一般来讲,因为内容所限,论文集的封面容易做得死板沉闷。但此论文集因为提炼出了一个比较新颖的主书名——《爱在行动》,所以让设计人员有了想象和可发挥的空间。原方案颜色上以紫红铺底,上面再配了一张以红色为主色调的图。根据配色技巧中的“有明度差的色彩更容易调和”以及“在配色时,鲜艳明亮的色彩面积应小一点”,目前这种配色方案,显然没有在明度上拉开距离,主色调不突出,色彩之间产生了冲突,而且鲜艳明亮的色块过大,所以虽然用了大紫大红,但由于配色及色块大小不适,整体上看并没有亮点。修改后的封面,全书以白色铺灰纹,并用紫色在中间拉色块,将原来的小图缩小处理。在紫色色块上衬以白色书名,既显出紫色背景色的优雅,又突出了白色的醒目。这样,整个封面颜色醒目,主题突出。

  

 

  

 

  

 

  

 

  

根据“有多种颜色配在一起时,必须有某一因素(色相、明度、纯度)占统领地位”的配色原则,《创造与恩典》一书的原封面构图,豪华绚丽的教堂背景和抢眼的大红都夺人眼目,而书名叠加在背景复杂的教堂壁窗上,显得缭乱,背景过于花哨而将书名淹没了,有点喧宾夺主,所以我们将背景图缩小,调出书名,进行突出处理。

  

 

  

 

  

 

  

专业性图书的封面设计,尤其像宗教类图书,确实需要责任编辑和设计人员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突出专业性、切合主题是最基本的要求。在做好这一步的基础上,恰当地运用美学原则,使封面更加美观雅致,则是更高要求。要达到这一步,则需要从业者从多方面下手,多下工夫,才能出佳作、出精品。

  

 

  

 

  

 

  

相关阅读:

  

渡边良重:绘本设计原来可以这样清新雅致

  

汪家明:范用的书籍设计——书卷气

  

图书版式设计不能舍本逐末

  

让图书封面设计精彩的20种理论

  

跨文化语境下的少儿读物版式设计新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