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该不该有“性别”?
2018年-11月-13日 12时:25分:49秒

  童书该不该有“性别”?

 

  

在中国各大书店内,“儿童世界”总是人气最旺的地方。近些年,童书有了男、女版本的细分。无论是封面图像,还是故事内容,两个版本都差异极大。男生版里更多讲述的是英雄故事,而女生版里则多是公主话题。

  

面对这种新兴的童书分类,许多家长开始质疑,对于性别的过早标签化是否会剥夺孩子自由的成长环境。

  

现象:

  

男孩版销量几乎是女孩版销量的两倍

  

童书出版公司“爱心树童书”近日就引进并出版了一套分别为男孩和女孩量身定制的图书:《成为真正的男孩》和《成为真正的女孩》。

  

图书出版发行之后,“爱心树童书”总编辑李昕发现了一个意外且有趣的现象:男孩版的销量几乎是女孩版销量的两倍。

  

后来,一位妈妈的话或许道破了玄机:尽管在网站的销售页面上明确写着“男女有别,请勿相互传阅”,但这位家有女儿的妈妈还是买了男孩版和女孩版,并推荐身边的女孩家长也这样购买。但与此同时,男孩的家长们却只购买男孩版。

  

对此,著有《儿童绘本中性别教育理念的突破——兼论对中国童书出版的启示》等多篇相关论文的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副教授陈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很多所谓的‘男性特质’,比如独立、理性、责任、对科技的熟练掌握等,是现代公民都应该具有的特质。因此,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家长在培养女孩时,并不是仅朝着‘人妻’的方向培养,而是力争将女孩培养成‘人才’。这样一来,传统意义上的男生版童书就具有了更大的参考价值。”

  

质疑:只不过是出版商营销中的一个“噱头”?

  

为不同的读者提供不同口味的产品,本来无可厚

  非,但不少图书中体现的对于两性的刻板印象却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不少家长认为,如果按这样的分类来为孩子选购图书,本来就感性的女孩可能变得更加柔弱,而本来就爱冒险的男孩可能变得鲁莽。

  

童书出现分男孩版、女孩版的“性别化”市场,李昕表示,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她认为:“所有的书都有更适合男性读者或者女性读者的情况存在。例如那些缺乏男子气概的男孩,就可以去读一些具有男性气质的图书。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具有指导意见的图书。”

  

而在李昕看来,那些直接在童书上贴上“男生版”和“女生版”标签的行为,只不过是出版商营销中的一个“噱头”而已,“只是让读者群定位更精准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对于童书是否应有性别划分的话题,一直争论不休。还有不少专家表示,男女生的性格虽有普遍差异,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兴趣点会大相径庭。

  

儿童问题专家、童书出版人吴斌荣告诉记者:“经过我多年的观察,男孩子也有喜欢童话的,女孩子也有喜欢恐龙、宇宙、飞船的,他们的兴趣点有交叉。”

  

李昕也建议家长,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还是应该选择孩子喜欢的书。

  

警惕:童书有没有刻意进行性别价值判断

  

在2014年的“世界图书日”,英国一些家长提出了“童书去性别化”的号召。目前,该活动已经得到了不少出版商、书店和儿童文学家的支持,童书领域的反性别营销队伍不断壮大。有100多年历史的瓢虫出版社曾推出过《女孩最爱的童话选集》和《男孩最爱的故事选集》,但如今,该出版社表示以后将不再冠以“女孩书”或“男孩书”的名称。

  

陈宁告诉记者,在美国,公共舆论不会刻意将某些特质指认为男性的或女性的,也就是不渲染性别刻板印象,甚至在他们的广告监测法规中,严格禁止此类刻板化的语言和描述。而在中国的反斗城(儿童玩具销售商店)内,芭比娃娃会出现在粉色区,该区域被标注为“女孩区”。汽车和手枪等玩具在蓝色区域,被标注为“男孩区”。在美国,玩具同样会被分类,但不会标注“男孩区”或“女孩区”。

  

“我认为值得警惕的不是童书选用了什么色彩、什么性别的主人公,而是童书有没有刻意进行性别价值判断:这样的男孩是好男孩,这样的女孩不是好女孩,男孩应该读这本书,女孩应该读那本书等。”陈宁说。

  

对于此话题,吴斌荣在《边过日子边教育——父母教育子女的37个生活细节》一书中有过深入的探讨。她说:“在这个世界上男女共存,只是天生性别不一样而已,没有必要进行强化。在大人的世界里,总是给孩子贴上标签,认为男孩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女孩应该是那个样子的,这都是对天性的扼杀。”

  

(文/应琛 冷麟彦 原载《新民周刊》)

  

 

  

 

  

相关阅读:

  

童书,讲好故事才是王道

  

国际童书权威亚当娜+当当童书:打造我们共同的童书的世界

  

“啃”大部头童书 阅读更有乐趣

  

聚焦上海国际童书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童书展

  

2014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完美收官实现新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