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全版权运营将带来什么?
2018年-11月-13日 12时:16分:44秒

  网络文学全版权运营将带来什么?

“改编”背后之“改变”:

  

 

  

2014年,已经“16岁”的网络文学过得不太寻常:4月开始的“净网”行动叫停多家涉黄涉暴文学网站,7月举行的首届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努力为“野蛮生长”多年的网络文学修枝剪叶、廓清前路。

  

网络文学也未停止探索,红极一时的“睡前故事”《摆渡人》将被电影导演王家卫搬上大银幕、《盗墓笔记》也将改编为网络剧与粉丝见面……网络文学全版权运营逐渐成为业界和学界的共识。网络文学是否会成为下游产业源头活水?又能否借此获得期待已久的“名分”?

  

网文社会地位:从亚文化到大众文化

  

16年前,网络小说作家“庄生周”才刚刚9岁,至今他都没有读过那年骤然出现、被视为网络文学开篇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网络文学发展初期,热爱文学却迈不进传统文学高门槛的年轻人将目光投向互联网,这里他们可以肆意写作、“自由撒野”。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

  网络文学也与时俱进。据统计,目前我国已有200万左右的网络写手,2.27亿庞大受众,每年近7万部作品诞生。但网络文学的质量参差不齐,内容泥沙俱下,甚至有批评说“网络文学99%都是垃圾”。

  

“有时候都会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自己是写网络小说的,因为社会上很多人还是觉得网络文学不像传统文学,登不了大雅之堂。”庄生周说。

  

“现阶段在文学的序列当中,网络文学的地位值得怀疑。”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夏烈认为,当文学界还没有为网络文学找到合适的评价体系的时候,它就必须借助另外的力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下游产业给了它一个很大的助推。

  

从追求阳春白雪的文学阵营跳到影视剧、游戏等大众文娱产业阵营,更接地气的下游产业用票房、收视率、用户数量等硬指标给网络文学注入一针“强心剂”。

  

“网络文学不能永远自娱自乐,它需要‘主流化’。”网络文学研究者、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庄庸说。

  

近年来热播的电视剧《步步惊心》、《甄嬛传》,让更多人知道了网络作家桐华、流潋紫,然而,从亚文化迈入大众文化领域,提高的不仅仅是网络文学作家的知名度。

  

“从前网络文学即便有个别佳作,也只是在小群体内传播。”庄庸说,现在也有人真的会循着香味找到深巷中的好酒。

  

“当时周围很多朋友都在说《甄嬛传》小说本身比电视剧好看,我读完觉得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人物塑造比电视剧更加细腻。”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郑璇说。

  

文化产业:为有源头活水来

  

影视、动漫等下游产业正表现出对优质内容的巨大需求。“无论游戏、动漫还是影视,都得依赖内容资源的输血,如果内容资源不够,下游产业就会枯竭。”夏烈说。

  

影视剧制作方是网络文学版权的重要“买家”。据起点中文网副总经理廖俊华介绍,今年上半年我国至少有上百部作品卖出版权,“版权授权部门用半年时间把全年的业绩都完成了”。

  

华策影视总经理赵依芳表示,以前是以创作为中心,互联网时代的影视则必须以用户需求为中心。

  

网络文学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它无疑是最贴近用户需求的内容生产者。“十八般武艺都是围绕用户练出来的。”夏烈说。

  

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曾经形象地描述网文集体创作的方式,“眼看着一个小说就要让A娶B了,这时可能会有一堆读者跳出来,说你不可以让A娶B,一定要让A娶C。”而网络作家根据反馈调整写作思路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试错成本低,船小好掉头,而中下游文化产业投入大、风险高。”廖俊华说,我们可以用丰富的用户数据给中下游规避风险。

  

利用大数据深度把握用户需求而取得成功的影视剧并不鲜见,美剧《纸牌屋》就是一例。而网络文学的平台优势意味着它可以轻松获取年龄层、地域分布等数据,廖俊华表示:“最大限度利用数据把握用户特征才能最大限度开发内容的全产业链价值。”

  

网文质量:“出不出精品,由时间和概率决定”

  

2003年廖俊华放弃稳定工作,成为起点中文网第一批签约作者。同年,收费阅读模式使得网络文学有了盈利可能,在这之前网络文学几乎不盈利。如今,起点中文网总收益中电子销售占据30%左右,其余来自游戏、影视等版权销售收益。

  

如火如荼的产业发展背后是学界的担忧,资本驱动下的文学写作会不会导致网络文学更难出经典之作?对此,廖俊华回应说:“难道不出精品就不应该存在吗?提供至少是无害的文化娱乐产品,满足大众文化消费需求,我觉得就有意义了。出不出精品,由时间和概率决定。”

  

时间和概率似乎确实发挥了一定作用,网络沪语小说《繁花》就曾一举拿下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年度小说家奖、2012年中国小说学会“小说排行榜”榜首两项专业大奖。

  

不久前,夏烈曾在媒体发表评论表示,当前中国大众文化的特点是供需不平衡,“在经济快速发展、思想解放的背景下,拥有如此庞大人口的中国正在唤醒自己的文化消费需求,而文化产品远远不足。”

  

“不能还没吃饱呢就想着满汉全席。”廖俊华说。

  

 

  

 

  

 

  

相关阅读:

  

专家:网络文学发展不断推高文学地位

  

百度征战网络文学市场

  

网络文学行业巨变出版商何去何从

  

网络文学:要“GDP”更要文学价值

  

网络文学的来路与去向 其“疯长”奥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