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赏出版:左手激昂 右手担忧
2018年-11月-13日 15时:23分:20秒

  赞赏出版:左手激昂 右手担忧

 

  

 

  

 

  

界面新闻“摩尔金融”频道对稿件明码标价,用户可直接下单购买。 本报记者 韩东 摄

  

财经图书策划机构蓝狮子前总编辑王留全通过10余年的传统出版经验,立足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化社交日趋活跃的现实,与他的搭档陈序开拓性地提出了“赞赏出版”的概念,并适时推出了赞赏社交出版平台,这在国内出版界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很大。

  

继《主编死了》《谈到世界充满爱》之后,前不久,赞赏社交出版平台成功推广了自媒体“范言直谏”创始人范卫锋的《新媒体十讲》,王留全透露该作品24小时收获逾12万元赞赏额——这个数据震惊了业界,也引发了作者、受众和出版商的广泛关注。

  

“赞赏出版”的模式,简单说是一个“作者—赞赏—读者”三环节构建的新型出版链条,主要特点是简约、互动、实效、针对性强。分析“赞赏出版”的几个实践个案,不难发现赞赏社交出版平台作为中介对于作者“我要出书”和受众“我来赞赏”的重要性。社交平台团队负责发现并敲定“潜力型作者”,书稿信息分享到微信和其他互联网社交媒体,熟人、朋友或粉丝根据阅读喜好与认同程度给予经济赞赏,或者不予赞赏,将决定一本书或一个大部头作品的命运,同时减少了传统出版的一些繁冗程序,可谓精准高效。

  

启发

  

精准高效可借鉴

  

去年下半年至今的3个互联网新生事物与“赞赏出版”相似,但又各具特色,对“赞赏出版”有一定的启发意义和参考价值。

  

其一,微博的打赏功能。优德88新浪经过一个月公测,于去年10月正式为微博用户增设了打赏的新功能:粉丝在阅读微博原创内容后,可根据兴趣大小、欣赏程度决定是否打赏,赏金主要分“10元”和“任意赏”两种。博主通过发送微博获得收入并通过打赏的“金主”多次传播,内容简单便捷地完成了“变现”。这,可以视为“赞赏出版”作品收益的微型参照模式。

  

其二,界面新闻的购买阅读。由上海报业集团携手国内顶级金融机构、互联网公司及国有投资企业打造的集精品商业新闻、专业投资信息、商业情报数据库于一体的新型互联网媒体界面新闻,上线不到半年即在“摩尔金融”频道推出好稿付费阅读功能。举凡有一定指导价值的分析师文章和优质稿件,即通过相对独立的板块展示“核心内容”,然后明码标价,配置“购物车”,受众若想阅读或引用该稿件,可注册为其用户登录之后下单购买,通过微信或支付宝付费获取权限。迄今为止,界面新闻卖得最好的稿件是《两会催生股票“风口”分析》,标价为188元,至3月20日有526人购买,阶段性内容产值近10万元!

  

其三,众筹项目的股东思维。“众筹”来自实体经济范畴,自去年开始延伸至互联网经济领域,我有好几个朋友就通过众筹开起了酒吧、健身馆和服装店。如今大家理解“众筹”这个概念已毫不费力,但将之放在传媒与出版行业倒还算新鲜,范卫锋《新媒体十讲》的面世,优德w88网址就有点儿众筹的意味,其在网上的推广文案也有“众筹出版”字样。我认为,众筹对于“赞赏出版”的最大启示,就是赞赏社交出版平台的运营者要引导作者善于跟网友(相当一部分应该是潜在的新书购买者)互动,听取受众建议,以此为基础,强化股权意识,将每一个赞赏者当作股东,提升责任感,那么,其作品自然就有望成为“被市场看好,让读者买账”的优质产品。

  

列举并解析国内互联网的三种新现象,主要是为了探寻潜藏在它们中间、值得“赞赏出版”借鉴和汲取的规律:分享及随之产生的互动重塑了作品定位与写作方向,众筹式的奖赏提供了出版资金保障,而注册登录、点赞打赏、互联网平台支付等要素有助于增强用户黏性,形成参与“赞赏出版”的习惯,并促进相关使用数据的生成及沉淀。

  

提醒

  

潜在矛盾多留心

  

坦率地说,“赞赏出版”这种基于移动互联网载体的社交出版新模式,是一种行业创新更值得赞赏,但在“赞赏出版”实际操作和模式推广过程中,也很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在此做个简述,权当提醒。

  

首先,“求赞”和卖书的矛盾。“赞赏出版”的特性与程序,从心理学层面来看,无疑存在打“情感牌”的成分,要让网友认同内容或按他们“想看到”的角度去改变,这就必然使作者或多或少地迎合受众去创作,而在互联网社交平台参加互动的受众(从出版角度看,应为潜在客户)提前获知主题、核心内容甚至作品全文,新书出版后的销售量或许会受到一定影响。毕竟,多数出版物只是一般的精神食粮和信息载体,难以像图书精品或珍藏版一样让读者们非买不可。而基于最低出版成本的赞赏额,即使好作品的额度会有所增加,也使得可能买书的赞赏者总数不会太多。

  

其次,广泛满足与引领创新的纠葛。“赞赏出版”满足了多数人的阅读兴趣,甚至结合互联网社交平台汇聚的受众意见去转换思路,改变写作方向,调整包装风格,这就极易造成作者通过生活、工作、学术、专业等各种实践或体验积攒的素材,以及由此提炼、升华的观点、理念、主旨产生“逆转”或“流散”,难以做到可读性、

  启迪性、开创性、指导性、先进性、前瞻性兼顾。一语以概之,如果把握不当,作品的思想独立性与创新意识将受到实质性的削弱,总体价值难免被客观拉低。

  

最后,资源的统筹和收益分配不太对等。这一点其实谈的是现实利益问题。王留全和陈序的赞赏社交出版平台目前推出的新书屈指可数(当然,这不能说明“赞赏出版”模式有问题),但现状是分享作品进而参与评价、决定是否赞赏的网友还不够多,大家对“赞赏出版”的认识与理解还不充分,所以有限的赞赏者给了钱也就给了,甚至觉得“打赏我喜欢读的书,优德w88网址给得值”。问题是,当这种出版模式成为新常态、出品规模化、效益明显可期时,出资方即赞赏者就有可能较多地站在股东的角度看事情了——这不是没有可能,微博打赏即为明证。上个月,新浪微博某女博主应网友要求撰写国外见闻录,其所发长微博每篇均可获数百至几千“赏金”,前不久有细心网友从其一篇稿子里“发现”某国际旅行社向她提供了近百张超低价澳大利亚游套票,于是联合其他网友“逼宫”让她赠票。因此,从长远来看,“赞赏出版”确实有必要考虑一下如何妥善地回馈“金主”。

  

(作者系黔中早报社总编辑)

  

 

  

 

  

 

  

相关阅读:

  

“赞赏出版”:因应互联网社交的创新与隐忧

  

《我》为什么要赞赏出版?

  

最受赞赏公司:苹果内部优惠购机惹人羡

  

高校伪娘团卖萌走红市场 台上中枪台下获赞赏

  

“鲁奖”最值得赞赏的一点是公开